“这是比四方铜鼓更威严的命令。”

“他迎着秋末的风向天穹抬起了右手,指间紧攥着一把枪。稀疏阳光打在腰牌与护腕的金漆上璨然反光。襟袂与背后的衣带在气流中烈烈作响,代表皇城的丹面金龙纹的旗在他背后张狂地翻飞。他的影子被拖得很长,孑然独立在戈壁一般的主街的正中央,却筑起一道卑微却坚不可摧的防线,那是使轻敌者永不得俘虏长安百姓的保障。”

“他背向朝野,却拥着整个长安鸣响了枪。”

评论(1)
热度(10)
© 鹤唳.|Powered by LOFTER